武汉封城日记

「凛冬将至」,是乔治·R·R·马丁为「冰与火之歌」里的北境史塔克家族设计的族语,具有极强的预言符号。

永夜与长冬,是这个架空奇幻世界里的极端季节,与寒冷同时出现的,时常还有名为异鬼的生物入侵,维斯特洛大陆的七大王国制定了守夜人制度,靠着流放者们的放哨,为边境内的脆弱和平提供预警。

虽然美剧以烂尾告终,但是HBO毕竟还是相当出色的呈现出了我们在书卷里所能读到的壮观图景,尤其是守夜人的视角,以其为开端(塞外巡查发现异鬼),以其为结束(把雪诺驱逐回塞外),始终保持着一个客体的身份。

武汉加油

事实上,琼恩·雪诺这个名字的原型,就是十九世纪的一名英国麻醉医生,他在霍乱疫情肆掠期间,凭借医治经验和逻辑推理,得出了病菌是由水源传播的结论。

伦敦的卫生部门和自来水公司都矢口否认这个异想天开的说法,直到雪诺把病患和水泵的分布在地图上画了出来——近乎完整的对应起来——这才引起各个社区的关注,并把水井查封,遏制了让人手足无措的瘟疫蔓延。

后来,医学界在评价雪诺的贡献时,普遍认为他的归因方法价值显著,要知道,雪诺一直到最后都不知道引起霍乱的病菌究竟是什么,他也没有这方面的专业技术,但是基于真实的调查数据和理性的分析框架,他依然获得了救人无数的准确答案。

这让我想起那八个率先披露新型肺炎的武汉医生,直到现在,都还有人嘴硬的指责他们说得不够准确、不是完美的受害者,就像十九世纪的英国也有人指责雪诺医生是个外行,没有资格指挥市政部门对付霍乱。

哨声早早的响起了,不把它当回事的人,最后连累了成千上万的无辜者,一起负担沉重得难以言喻的后果,这是无论灌注多少恨意,都无法推翻的现状。

守夜人这个词,最早是由亚当·斯密提出来的,在他看来,一国政府的天职,就是扮演守夜人的角色,除了白天之外,在公民安然入睡的夜晚,也要提供安全保护。

亚当·斯密当然不是一个政府万能主义的主张者,所谓的「看不见的手」,其实也是守夜人的职能衍生,而以体恤政府为己任的人,自然不太能够接受甘居幕后的委屈。

只是,在算账或是行赏之外,我们终要扪心自问,在付出了如此昂贵——而且还在持续增长——的代价之后,要如何再一次的设计一个让守夜人不能假寐的制度。

总不能让那些愿意不惜一切代价的人,成为代价本身吧。

伯里克利说过:「在自由城邦里逃避政治生活的人不是淡泊宁静,而是废物。」

这是我的武汉封城日记,第十二天 (本文转自网络,如有侵权请联系站长删除)



未经允许不得转载:杨永博客 » 武汉封城日记

赞 (1)

评论 0

  • 昵称 (必填)
  • 邮箱(必填)
  • 网址(选填)